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投稿

推特创始人:机会是创造出来的 政治中立很重要

2018-07-30 15:30:23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本文英文原文载于哈佛商业评论,文章近似于推特联合创始人Biz Stone的个人史。里面除了回顾他个人的职业生涯以外,也讲述了推特的创建史,里面有些有趣的轶事。他还谈到许多有价值的观点和建议,比方说,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创造出来的。此外,他还谈了CEO方面的事情,言语间对推特过于频繁更换CEO表达了不满,同时也分享了他认为的最好CEO最重要的经验。全文其它部分编译如下:

机会是创造出来的

有人认为机会就是像字典定义那样的—一系列令某事成为可能的情况,并且认为机会可以有机地到来。你“认出机会”或者等着“机会来敲门”。

我不这么看。我认为你得成为情况的建构师—机会是你创造出来的,不是等来的。回顾我这头40年人生时,我发现的其中一个模式是我不断地创造出来机会而不是等待机会出现。在我职业生涯早期如此,在我和朋友创办了推特时如此,现在做创业公司时亦是如此。创业真的就是去创造你自己的机会。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尤为如此。你只需宣布自己为CEO然后就开始填写计划。

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就是一个创造机会的极端例子。我拿到了奖学金就读于麻省大学,但实际上自己并不喜欢。我在小布朗出版社(Little, Brown)有一份兼职工作,他们办公室要搬家,我给他们搬箱子。然后我了解到那里有些人设计封面书套。与此同时,他们刚刚从X-ACTO美工刀与纸转向了Mac电脑。正好我有个朋友有Mac机,所以我用Photoshop和Quark已经有几年了。

有一天,就我一个人在办公室,我发现了一张传达表,上面安排要给一本书设计一个封面书套,我很快就用电脑设计了一个。然后把它放在一堆提交作品里面谁也没有告诉。几天后,艺术总监开始问是谁设计了那个封面,因为编辑和销售团队一致把它选为了最佳。他惊奇地发现这居然是一个搬箱子的男孩干的。在了解到我知道如何设计软件后,他给了我一份全职工作。我想,既然大家读书就是为了找一份像这样的工作,那我何必再读书呢?于是我放弃了大学,接受那份工作并把它当作学徒制。总监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我学到了许多设计和创意。

树立文化,平滑过渡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小布朗,创立了我自己的设计室,很快我就发现零散的书套设计工作不足以让我忙起来。那是在1990年代末,web刚开始流行起来,所以有人让我去设计网站时,我学会了很多。接下来的几年我又学会了更多。我搬到了纽约跟人一起创办了一家早期的社交网络初创企业,但是我不喜欢那里的文化演进方式,于是又回到了波士顿。

2003年,Google宣布收购早期的博客网站Blogger,我一直都在看创始人Evan Williams写的博客,然后写信告诉他说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工作。Evan安排让Google雇我。我跑到加州,以为自己已经拿到这份工作了,结果等到的却是Google对我一整天的面试。那里跟我谈过话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想过要招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家伙,因为Google招进来的往往都是有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的人。但Evan说服了那帮人。我喜欢跟着Evan在Google工作,Google上市后,我的股票期权变得非常有价值。如果我继续留下来的话将会成为百万富翁,这对于一个靠救济长大的还在来说是很大的一笔钱了。但Evan离开Google去创办新公司了,我选择了跟随他。

Evan的新公司叫做Odeo。我们想做的是一种早期形式的播客。不能说它彻底失败了,但的确没有成功,部分是由于苹果随着iPod的流行而大举进入播客。到2006年初,情况已经很清楚,我们的业务模式不起作用。于是Evan叫每个人挑一个伙伴,用2周的时间想出新产品的创意。

在公司里面,我最好的朋友是Jack Dorsey,选伙伴跟上体育课有点类似—我知道我会选择他。Jack当时在用AOL Instant Messenger,这个东西用户离线的话可以发送状态更新—比方说“我去吃饭了。”Jack说:“也许我们可以把短状态更新变成一个东西。”

一开始我们就把焦点集中在手机端,手机端的特点是状态靠短信提供。我们相处了一个原型,2周后把它展示给了团队其他成员。这并没有引起他们的兴趣,但Evans建议我们继续做下去,我们做了,这个东西一点点地得到改善。为了给它起名字,我们找了一帮同事吧建议写在废纸上。其中一个建议叫推特,我旗帜鲜明地拥护了这一建议。后来,我画的那只鸟就成为了网站的logo。我还想出产品的一些关键属术语,比如“follow(关注)”某人。(原本的计划是做个“Listen(收听)”按钮)我和Jack共享推特技术的专利。从小我就一直希望成为发明家,因此我对这一专利感到非常自豪。

推特的其他人要么是程序员,要么是计算机研究生。我不是,所以我必须创造自己做贡献的机会。我是设计师。我的工作是把人性引入技术。我聚焦于产品提出改进建议。我还帮助塑造我们的故事展示给外界。一开始大家关注的是我们有多少用户—工程师尤其关心数字。我说服每个人在被问到数字时要这么回答“数字不重要,”而且我们应该让品牌的名字更响亮。很早的时候一位Google的朋友问我:“你希望5年后推特是什么样子的?”我努力让大家聚焦到这个问题上。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安徽网库”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安徽网库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 技术服务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安徽网库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 皖ICP备110128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