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安徽 > 安徽人物
投稿

公车司机罗文杰 不为私事拐方向(图)

2015-05-04 10:13:54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 责任编辑:风中的自由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2015年全国两会上,一位安徽代表团的代表在谈到公车改革时曾坦陈:公务用车消费存在“三三制”现象,即办公事占三分之一,领导干部私用占三分之一,驾驶员私用占三分之一。但在开了38年军车的阜阳市颍州区人武部职工罗文杰那里,却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和家人的私事动用过一次公车。

  罗文杰,安徽省濉溪县人,1956年9月出生,1976年2月入伍,中共党员,2014年除夕病逝。原为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人武部职工,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红旗车驾驶员”,荣立三等功1次。

  罗文杰20岁入伍当了一名军车驾驶员,在驾驶员的岗位上一干就是38年,38年中,他严于律己,踏实工作,车开得直,人行得正,没有因私动用过一次公家车辆,没有因私事耽误过一次工作。

  妻子:嫁了一个好人却没得到一位“好丈夫”

  1981年,罗文杰结婚了,妻子张桂侠是老家的一名教师。张桂侠从老家赶到部队与罗文杰办的婚礼。说是婚礼,其实就“放了一挂鞭炮,摆了两桌酒席”。两桌酒席60元,罗文杰都拿不出来,还是张桂侠的娘家出的钱。

  婚后一年,张桂侠生孩子,罗文杰不在身边。此时的张桂侠就隐约感到“罗文杰不是一个顾家的人”。

  无奈之下,张桂侠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工作,当了罗文杰专职的军人家属。即使这样,两个人也不是经常见面。

  “晚上,他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早上他上班走了,我们还在睡觉。”张桂侠说,只有一些轻微的痕迹表明,罗文杰回来又走了。

  作为妻子,张桂侠心里再有怨气,还是心疼丈夫、关心丈夫的。

  为了给罗文杰买一件合适的衣服,都是张桂侠自己去,衬衫穿在身上,袖子长几分、肩膀大多少,回家给罗文杰一穿,正合身;裤子腰多大、裤腿是多长,张桂侠手一比划,罗文杰穿上肯定正好。

  罗文杰在颍州区军车驾驶员的岗位上一共保障过13任部长和12任政委,早出晚归是常事。有时候太累了,中午就挤出一点时间回家休息。为了不耽误罗文杰的工作,张桂侠就坐在床边做一些针线活,看时间到了就叫醒罗文杰。

  “为什么不用闹钟呢?或者是手机闹铃?”面对记者的疑惑,张桂侠说:“被闹铃的声音吵醒,让人心烦。亲人温柔的声音唤醒,可以让他在工作时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为了催促丈夫及时换衣服、剪头发,家里有什么事情要跟他商量,张桂侠怕忘了,就写一封信放在罗文杰的床头。罗文杰看到后,心里有什么话要说的,就在信的背面写上一段。

  就这样,书信居然成了正常夫妻交流最常采用的沟通方式。

  结婚35年来,信不知道写了多少,也没想过去整理收藏,罗文杰去世后,家人找到了275封。

  长期的沟通障碍,阻碍了夫妻情感的交流,也影响到了家庭生活的稳定。张桂侠一度曾发誓:一定要离婚!

  最终,婚没离成。一生中唯一一次的旅游,成了张桂侠至今最好的回忆。

  那是2013年的海南之旅,年届退休的罗文杰刚刚离开驾驶员的岗位。同船的一位女游客突发晕厥。罗文杰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病人,又细致地照顾。在大家赞许的目光中,张桂侠亲身感受到了罗文杰的无微不至,“虽然照顾的不是我,但让我觉得老罗是我的骄傲。”张桂侠说。

  那次旅行,让张桂侠切实感受到了丈夫的爱,也让罗文杰有机会弥补对妻子的亏欠。他们相约,下一次的旅行去纵马大草原。正在张桂侠憧憬着幸福再现时,2014年1月30日,农历蛇年除夕,罗文杰却突发心肌梗死不幸去世。

  儿子:有一个“好爸爸”却很少感受到“父爱”

  罗颍军是家中的独子。

  在罗颍军的记忆中,父亲罗文杰除了对他严厉的要求之外,很少关心他。

  “在我的记忆中,一直都是我的母亲张桂侠在操劳。”罗颍军说,打他记事时起,经常出差在外的父亲给他买的唯一礼物是一双球鞋。但从不顾家的罗文杰根本就不知道儿子多大脚穿多大鞋。

  “鞋穿我脚上跟船样,大好几码。”结果唯一体现父爱的运动鞋,罗颍军不得不送给同学穿。但父亲的严厉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罗颍军长大后参了军,也是一名军人。一次雨过天晴,父亲罗文杰和军分区政委站在院子里讲话,罗文杰驾驶的军车上挂了一层水珠,很好看。罗颍军经过的时候,出于好奇,不自觉地用手抹了一下车上的水珠。

  “你干什么!”一声大喝,吓了罗颍军一个哆嗦。当明白父亲是在冲自己发火时,罗颍军莫名地回答:“没干什么,水珠。”

  “你摸车干什么?手指甲划了车漆怎么办?”罗文杰边说边过来查看车子。

  “我当时愣在了原地。”罗颍军现在回忆起这件事,还感觉十分的委屈,认为父亲爱惜军车胜过爱自己的儿子。“我已经过了熊孩子的年龄,都已经参军上班了,手下的轻重还是有的。况且,即使我做错了,也可以回家再教训我呀?已经成年的我,当时真的十分不理解。”

  小时候的罗颍军也是淘气的。玻璃划破脚,去医院缝针,他宁愿找邻居帮忙。“因为我知道,找父亲他要么在忙,就是不忙,他也不会开车送我去医院的。”

  罗颍军在学校打篮球,不慎腿部摔成胫骨骨折。如何去上学成了问题。父亲罗文杰花500元租一辆三轮车,每天接送罗颍军上学,一个多月时间里,没用公车接送过一次。后来班上的老师和同学听罗颍军的父亲在区人武部工作,又是驾驶员,纷纷调侃说罗颍军“你是不是父亲亲生的?”

  都说隔代亲。罗颍军的女儿、罗文杰唯一的孙女罗玉帛,生病发烧,家人打电话给罗文杰,说急需去医院。此时,人武部领导在市里开会,罗文杰在等领导散会,有条件开车送孙女去医院再回来接领导。但罗文杰为此没动一下方向盘,直到工作忙完,他才打出租车匆匆赶到医院。

  还有一件事让罗颍军耿耿于怀。罗颍军爱人的侄子要参军,体检时因为腋下汗腺偏大,但绝不是狐臭之类的疾病。“按说可过可不通过”,但侄子还是被刷了下来。家人想这也不是原则问题,希望罗文杰找一下人武部的领导。但罗文杰拒绝了。这一下,家里家里炸开了锅。亲家找上门,儿子闹情绪,儿媳妇也很不高兴。但罗文杰却说:“都说不是问题,小问题多了,就变成了原则问题。”

  可要说父亲一点不爱儿子,罗颍军是不认可的。参军,包括后来又去地方人武部工作,都是受父亲的影响。

  回忆起刚参军的时候,父亲罗文杰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送行的火车站月台上,挤满了亲友。火车开动了,在挥手的人群中,罗颍军突然感觉少了一个人。父亲,罗文杰!

  罗颍军哭了。参军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这个时候怎么会没有父亲的身影?

  罗颍军知道,作为人武部驾驶员的罗文杰一定会在火车站。因为人武部的领导也在车站为新兵送行。再说工作忙,这样一个场合,没有父亲的身影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火车加速了。罗颍军绝望了。

  正当准备回到座位上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几十米开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军装。右手,摸着眼睛。车站的穿堂风吹过,男子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

  父亲!那是父亲!

  罗颍军震惊了。

  “我第一次,也是生平唯一的一次,看到父亲在哭。在我参军离家的时候,他哭了。”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交流,也可能是父子情深埋藏在双方的心底,罗文杰去世一年后,罗颍军说他很后悔。“父亲可能不知道我看到他在哭。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了父爱的伟岸。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他交流这件事。但一直没有说。”

  同事:以老罗为榜样不会迷失方向

  罗文杰在人武部工作38年,陪过13任部长、12任政委,而且每一位部领导都对他非常信任。越是这样,他越是对自己管得更紧,生怕给单位给领导抹黑。他常说,上级要求领导干部要管好身边人,其实领导身边的人更应该管好自己。

  有一年,老家的一名亲戚专程从淮北濉溪赶到阜阳,请他帮助推销家乡土特产,罗文杰很为难。那名亲戚便说:“你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人脉广,只要肯以人武部领导名义给几个乡镇武装部长说一声,他们谁还能不买你这个面子。”罗文杰非常坚决地对这名亲戚说:“背着领导干有违原则的事,我罗文杰坚决不干!”气得这名亲戚多少年没跟他来往。

  罗文杰开军车38年,始终把方向盘把得很正,家人很少能享受坐“公车”的待遇,父母亲来阜阳都是坐公交、坐三轮车。但面对陌生的路人,他果断伸出援助之手。

  2010年6月的一天,罗文杰开车到军分区办事,当车子行驶到阜阳市区阜王路口时,看到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婆婆抱着一个孩子在雨中神色非常焦虑,他马上靠近询问,当得知老婆婆因儿子和媳妇都在外地打工,孙子突发高烧,急于到医院看病等不到车时。罗文杰急忙把她们送到医院,并帮助排队挂号,临走还从口袋里掏出200元钱塞给老婆婆。

  罗文杰规矩意识很强,执行制度规定铁板一块。有一次,执行公务后罗文杰开车路过家门口时天已经黑了,同事劝他先回家明天再把车开回部里。他说:车辆每天入库这是上级的规定,执行制度不能像松紧带那样有弹性。他坚持把车开回单位,自己步行回家。他珍惜部队荣誉,慎用军车特权,在他的出车档案中,从未出现过“酒驾”、“超速”、“闯红灯”等违章记录。

  驾驶员工作没有个正点,加之家离人武部比较远,为了保证不误出车,罗文杰每天5点多钟起床,打的或坐公交车上下班。单位曾研究每月给他200元的交通补助,可他多少年来从没有足额报领过。财务人员跟他说,找点票全报了吧,可他却认真地说:“我没用那么多,咋能报那么多呢!”

  罗文杰开的军车始终保持着干净整洁的车容车貌。他说过:“宁可一月不洗澡、不可一天不擦车”。罗文杰对本职业务深钻细研,凭着他多年的实践经验,他对车辆节能、环保、运行都有自己的见解和方法,车辆在他的细心维护和保养下,创造了25万公里不需要更换刹车片的记录。罗文杰很少在外面洗车,不管是寒冬腊月还是盛夏酷暑,都坚持自己洗车擦车,他的车一年连200块钱的洗车费都用不完。

  罗文杰做好人,但他不做“老好人”,只要是为同事好,虽然受委屈受怨气他也要管。2011年7月的一个晚上,政工科长李潜处理完事务后,因家中有急事,且保密员在外办事一时又回不来,就随手把一份涉密文件锁进自己的抽屉里想抓紧离开。罗文杰见状,赶紧对他说:“这可是违反保密规定的,再急还能比把涉密文件收好要紧!”李潜本来有心事就很烦,见一名职工也来教训自己,狠狠地顶了罗文杰一句,说:“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与你有关系吗?”罗文杰不仅没生气,反而平静地跟他说:“跟我关系是不大,但一旦出了问题跟你关系就大了,孰轻孰重一定要头脑清醒”。为了方便李潜尽快回家,罗文杰专门开车把保密员接回单位,收好文件。

  罗文杰从小家里穷,苦日子过惯了,入伍参加工作后,一直秉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对待有需要的人却很大方,经常几百几十地往外掏。多年来,他累计助学金额达5万元之多,在他资助的26名贫困学生中,有的已经考上了大学,有的正在就读高中。淮北老家的老同学杨振民生活困难向他求助,他连续14年每年都借给这名同学几千元,帮助他做点生意解决家庭生活困难。杨振民逢人就说,自己也有很多富裕同学,但都没有罗文杰这个穷同学够“意思”。

  2013年底,经单位研究,考虑罗文杰身体、年龄等情况,决定调整他的工作岗位。交车的那一天,罗文杰眼含泪花,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用水管把车子冲了一遍又一遍,用抹布把车子擦得锃亮。

  两个月后,罗文杰突发心肌梗死不幸去世。

  罗文杰38年没有为自己私事拐过一次方向盘。在他的葬礼上,经阜阳市军分区党委批准,军车载着老兵的骨灰,驶向墓地……

文章来源:中安在线 责任编辑:风中的自由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安徽网库”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安徽网库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 技术服务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安徽网库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